李盛藻京劇老生藝術黑膠珍版
發布時間:2021-12-23

 

 




一、專輯簡介

京劇,又稱平劇、京戲,是中國影響最大的戲曲劇種,分布地以北京為中心,遍及全國。清代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起,原在南方演出的三慶、四喜、春台、和春四大徽班陸續進入北京,與來自湖北的漢調藝人合作,同時接受了昆曲、秦腔的部分劇目、曲調和表演方法,又吸收了一些地方民間曲調,通過不斷的交流、融合,最終形成京劇。


 

京劇在文學、表演、音樂、舞台美術等各個方麵都有一套規範化的藝術表現程式。京劇的唱腔屬板式變化體,以二黃、西皮為主要聲腔。京劇伴奏分文場和武場兩大類,文場以胡琴為主奏樂器,武場以鼓板為主。京劇的角色分為生、旦、淨、醜等行當,各行當都有一套表演程式,唱念做打的技藝各具特色。京劇以曆史故事為主要演出內容,傳統劇目約有一千三百多個,常演的在三四百個以上。

在京劇藝術行當中,老生是京劇中的一個角色,是一個獨特的藝術流派,大致可分為文武兩種,而從表演角度出發,又可分為文老生、武老生。在京劇藝術中,老生需要演唱者來表演出老者的意味,通過表演者的表演能力來展現京劇老生獨有的魅力。老生在發音時要求采用比較特殊的方法,如提喉法,通過鼻腔共鳴與口腔內之間的調節來發出聲音,讓觀眾聽到與眾不同的唱法,盡顯京劇老生藝術魅力。

本張專輯選錄了解放前由麗歌唱片公司錄製出版的京劇老生唱段珍貴曆史錄音。包含京劇表演藝術家李盛藻的10 段經典唱段。

 

二、藝術家介紹

李盛藻(19121990),著名京劇老生演員,本名李鳳池,字翰儒。原籍安徽祁門,生於北京。父親李壽峰專工老生,叔叔李壽山也是京劇演員。在家庭的熏陶下,他自幼好學,常模仿別人演唱。8歲進入富連成科班學藝,為盛字科學員,研習老生,得到蕭長華、雷喜福、蔡榮貴、王喜秀、王連平等名師指點,又隨馬連良、高慶奎等學藝,打下了紮實的基本功,在科班中就已初露頭角。1935年與陳盛蓀、劉盛蓮、楊盛春等赴滬演出,深受歡迎。後經過高慶奎精心輔導,藝術上兼有馬、高兩派之長。自組文杏社,挑班演出於南京、天津、東北等地,與高盛麟、陳麗芳、袁世海、貫盛習等同台合作。新中國成立後,參加北京新興劇團,主演了彩頭戲《薑子牙與哪吒》《黃飛虎與紂王》《廣成子錯收殷郊》等劇目;後加盟首都實驗京劇團,與李萬春合作演出,曾排《廉吏風》等新編劇目;1953年加入中國京劇團(院),以演“三國戲”著稱。1956年移植排演了《十五貫》,還重排了《打督郵》《借趙雲》等戲;1960年調北京市戲曲學校任教,1979年又在中國戲曲學院兼課。

李盛藻嗓音高亢、身段優美,幼工紮實、唱做俱佳,表演灑脫自然,為高派藝術主要傳人之一,亦具馬派風格。擅演劇目有《失空斬》《四郎探母》《借東風》《潯陽樓》《鐵蓮花》《除三害》《一捧雪》《黑驢告狀》《四進士》《火牛陣》《劉關張》《斬黃袍》《龍鳳呈祥》《贈綈袍》《蘇武牧羊》《坐樓殺惜》《哭秦廷》《轅門斬子》及新編劇目《青梅煮酒論英雄》《生死牌》《廉吏風》。

 

三、專輯目錄

1-4、《蘇武牧羊》演唱:李盛藻

5、《戰長沙》演唱:李盛藻

6-7、《黃金台》演唱:李盛藻

8、《四進士》演唱:李盛藻

9、《馬跳檀溪》演唱:李盛藻

10、《潯陽樓》演唱:李盛藻

 

四、作品簡介及唱詞

1-4、《蘇武牧羊》

京劇《蘇武牧羊》又名《萬裏緣》,屬老生傳統戲。

劇情簡介:漢朝蘇武出使匈奴,被囚禁在北海牧羊的故事。漢武帝(劉徹)派蘇武等出使匈奴,匈奴王單於逼蘇武降,蘇武寧死不從,被放於北海牧羊。匈奴太尉胡克丹之女胡阿雲因拒充單於姬妾,單於怒而將其配與蘇武,夫妻情篤。後漢廷知蘇武未死,遣將討還蘇武,單於放蘇武回國,不放阿雲,阿雲自刎而死。

唱詞:

(一)

賢弟提起望家鄉,不由子卿兩淚汪,一同且把望鄉台上,不知家鄉在何方?登層台望家鄉朝空下拜,蕃王,我主,蕃王啊。望長空(啊),灑血淚獨自悲哀。

 

 

(二)

自從離朝到北塞,換征衣去匈奴免動兵來。

 

 

(三)

賊衛律見到為臣假意款待,又誰知暗地裏早有安排。他勸為臣降北國把心術來改,為臣我破口罵賊無有話來,二次裏見蕃王煽惑一派。卻不想北海以外去牧羊痛苦悲哀。可憐我饑無食夜又無蓋,冷冷清清好不痛哉,看起來臣的命要喪北海,要喪北海。一家人要相逢夢裏再來。

 

 

(四)

歎蘇武受困在沙漠苦海,不由人一陣陣痛上心懷。想當年在朝中官居為宰,朝歡暮樂快樂哉。到如今獨宿在荒郊以外,我冷冷清清痛苦悲哀,我有心將身兒跳入北海,我不清不明我所為何來,到如今我隻得暫且忍耐,望蒼天保佑我等候旨來。

 

 

5、《戰長沙》

劇情簡介:故事出自於《三國演義》,玄德訪孔明兩次不遇,欲再往訪之。劉備在三顧茅廬見到諸葛亮時,諸葛亮給劉備定下“東和孫吳,北拒曹操”的三足鼎立之策。事成之後,話題急轉,卻說孫權在江東根基已固,國富民強,想到以前父親孫堅被劉表部將黃祖所殺之仇時機已到,不得不報。於是率兵進攻黃祖。這時黃祖部將甘寧殺死了孫權將領淩統之父淩操立功,但被其侮辱為海盜(盜帆賊)且不被重用,便欣然棄黃祖而降孫權。由於甘寧知黃祖軍中詳情,不久甘寧活捉黃祖,孫權打敗敵軍,仇恨得報。但淩統因甘寧殺父之仇,對此念念不忘,要殺甘寧,最後被孫權化解。

唱詞:

號令一出綁帳口,不由得豪傑怒滿在心頭。我與關公來爭鬥,一來一往統貔貅。無意之間落走獸,蒙他不殺我才得活命留。百步穿楊報恩厚,韓玄道我把漢投。再不能庭前山後走,再不能教子讀春秋。再不能跨馬戰場走,再不能各路會諸侯。將身兒且把法場走,這是武將下場頭。

 

 

6-7、《黃金台》

劇情簡介:戰國,齊湣王寵鄒妃,用太監伊立,沉於酒色,不理朝政。鄒妃、伊立,欲害太子田法章,誣以戲妃,齊王大怒,即命伊立斬太子。太子聞信,乘夜逃出宮。適遇田單巡街,將其藏於田府中。伊立捉太子不得,將至田府。田單聞信,急將太子改妝,偽裝為田單之妹。伊立來搜府,竟被混過。伊立去後,田單與太子又扮做兄妹進香,連夜出關,逃至即墨。後燕昭王使樂毅伐齊,一朝下七十餘城。齊都失守,齊湣王被殺,鄒妃、伊立死於亂軍之中。賴田單出奇計,用火牛陣大破燕軍,齊地盡複。太子即位,田單亦至上卿。

唱詞:

(一)

非是臣背地裏把主來怨,貪色酒父子情拋在一邊。臣早料我齊國必增大亂,望陛下善保龍體休得要珠淚不幹。老王爺全不把社稷惦念,遠忠臣信奸黨,隻鬧得我齊邦,大小郡城眾州府縣地覆天翻。千歲爺呀,切莫要長籲短歎,臣保你登大寶輔佐銀安。正行走忽聽得人聲呐喊,耳聽得金鼓聲震動邊關。

 

 

(二)

一聲呐喊魂魄掉,不見世子往何處逃。我東邊喊來西邊叫,殿下,我主,哎呀,並無蹤跡半分毫。我死我活事還小,失落世子罪難消。思來想去淚珠掉,蒼天爺呀,絲絛落地為哪條。是是是來我明白了,想是牲口未栓牢。二次再把城關號,絲絛為何上樹梢。都隻為我齊邦讒臣當道,定下了陰損計要害龍苗。悔不該自打又自招,悔不該棄官離當朝。悔不該奔走陽關道,悔不該避禍在荒郊。但到即墨弟兄到,尋得個機會定要恢複齊號。

 

 

8、《四進士》

劇情簡介:明朝嘉靖年間,新科進士毛朋、田倫、顧讀、劉題四人出京為官。當時嚴嵩專權,四人相互勉勵,赴任後不違法瀆職,以報海瑞舉薦之功德。當時河南上蔡縣姚廷春的妻子田氏圖謀財產,毒死丈夫的弟弟姚廷美,又串通弟媳楊素貞之兄楊青,把楊素貞轉賣給布商楊春為妻。楊春聽素貞哭訴,可憐她的遭遇,撕毀身契,代她告狀。正遇毛朋私訪,代寫狀紙,囑咐他去信陽州申訴。楊素貞與楊春失散,遇到惡棍,被革職的書吏宋世傑所救,認為義女,攜至州衙告狀。田氏逼她的弟弟巡按田倫打通關節。田倫給信陽知州顧讀寫了求情信並送上三百兩賄賂的白銀。田倫的下書差役,恰好投宿在宋士傑店中,宋偷看信文,發現與義女楊素貞事有關。顧讀見到書信後,徇情釋放了被告,押禁了楊素貞。宋士傑上堂質問,卻被杖責後轟出堂來。楊春又去巡按毛朋處上告,毛朋接到狀紙,宋士傑作證,田、顧、劉均以違法失職問罪,判田氏夫婦死罪,為素貞申明冤情。

唱詞:

上寫田倫頓首拜,拜上了信陽州顧年兄。自從在雙塔寺分別後,倒有幾載未相逢。姚家莊有個楊氏女,她本吵鬧不賢的人,藥酒毒死親夫主,反賴大伯姚廷椿。三百兩銀子壓書信,還望年兄念弟情,上風官司歸故裏,登門叩謝顧年兄。

 

9、《馬跳檀溪》

劇情簡介:劉備依附於荊州劉表處, 寄居新野縣。為逃避暗殺,劉備推脫更衣, 至後園跨馬逃逸。得悉西、南、北三路俱有蔡氏兄弟把守, 急出東門。而蔡瑁親自領軍追逐。前有檀溪阻隔, 劉備所乘之馬,名曰的盧。蒯越善相馬, 識得此馬屬千裏名駒, 終必妨主, 不能騎乘,曾為劉表言之,劉備亦習聞此言,自信死生有定數, 不足介懷。際此急迫之時, 加鞭而祝曰:“的盧的盧, 今日妨吾。”此馬忽然湧身而起,一躍而起,飛至對岸,劉備因此脫難。及趙雲尋蹤而至, 將蔡瑁戰敗, 蔡瑁退入城中。劉備過溪後,邐迤而行。偶遇司馬徽, 邀入其莊中, 款留一宵。黎明時, 趙雲帶領人馬來迎,同回新野。

唱詞:

張武陳孫來反荊,要奪漢室錦繡坤。將身且把金殿進,見了兄王奏分明。實可歎劉玄德命運不濟,無根本隻落得東飄西零。恨曹操狗奸賊一腔私憤,挾天子令諸侯消滅縱橫。

 

10、《潯陽樓》

劇情簡介:宋江發配至江州,結識戴宗、張順、李逵等人。宋江雖身為軍犯,亦可以悠遊歲月。一日,尋訪三友而不遇,獨自一人至潯陽樓,飲酒遣興。醉後在粉壁間任意塗鴉,被通判黃文炳瞧見,指為反詩,抄呈太守蔡得章。蔡得章命戴宗提取宋江,治以叛逆之罪。戴宗至牢營,私下將情節備細告知宋江。宋江聞言,惶恐無措。宋江心知罪名若成立,不但自己身命難保,父母妻子宗族朋友也必受牽累,於是再三央求援救。戴宗為之設一裝瘋之計,希望得到暫時掩飾。至庭訊時,宋江遂語無倫次,大都所問非所答。問官欲辨真偽,傳差役抬糞水一桶安放堂上,試其口鼻有無知覺。宋江隻得不顧臭穢,飽嚐一種“特別滋味”,因此暫且收禁,再行定奪。

唱詞:

在靈霄我領了玉(呀)帝之令,帶領著眾天兵降下凡塵。我本是玉皇爺養老的女婿,有王母為媒證才配婚姻。恩賜我尚方劍還有口黃金印,這口印稱起來有八百餘斤。